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飞刀战神在都市 > 第596章 首富下跪
听书 - 飞刀战神在都市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?
确定
取消

第596章 首富下跪

飞刀战神在都市 | 作者:凌双骄| 2019-11-08 20:31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甄明是过来人,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,他强装镇定地问道。

    阿宾从副驾驶转过头来,凶狠地盯着甄明看了几秒,带着一股寒意说道:“抓你的人。”

    甄明自以为很有诚意地说道:“你们把我放了,那五十万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阿宾面无表情地点点头:“哦,你倒是提醒我了,你刚才敲诈我是吧。”

    甄明忙为自己刚才的行为辩解道:“不不不,之前是我的错,我有钱,你们要多少钱,我给你们,五十万?一百万?五百万?一千万?”

    阿宾露出了一丝笑容:“首富就是首富,开价都这么大方,不过很可惜,我们不是为了钱而来的。”

    甄明一阵惊讶地问道:“不是为了钱?那你们为什么要绑架我?”

    阿宾摊了下手反问道:“绑架?我们绑你了吗?你现在不是手脚都挺自由的吗?”

    甄明看了看自己的手脚,确实没有被任何东西捆绑,但是这身后一群凶神恶煞的人给他的压迫感,比什么绳索都要管用,他都不敢乱动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带我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去一个改造你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改造这个词非常强烈,类似于监狱里对犯人的劳动改造,甄明吓了一大跳,他不解地问道:“改造我?为什么要改造我?你们到底想干嘛?是谁指使你们这么做的?”

    “仇家太多了,自己都猜不到是哪个了吧,呵呵。”阿宾嘲讽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他给了你们多少钱,我出双倍!三倍!四倍!”作为首富,甄明在这个时候认为只有钱才可以救他的命,便试图对阿宾等人进行金钱策反。

    但是很遗憾,阿宾还是之前的态度:“我说了我们不是为了钱。”

    甄明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,大喊大叫道:“那你们到底要对我做什么,快放了我,快放了我,我会给你们好处的,快放了吧好吗?玩笑到这里就差不多了,兄弟,大家都是道上混的,平日里抬头不见低头见,看你们的样子好像也不是宁州人,你们放了我,以后只要来宁州,我一定热情款待,怎么样?我在宁州非常吃得开,你们以后若是想来宁州做生意,我一定帮你们拿大项目,怎么样?放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阿宾挠了挠耳朵,一脸嫌弃地说道:“他太吵了,堵住他的嘴巴。”

    身后的兄弟一听,拿出一块布塞到了甄明的嘴巴里,甄明本能地想要伸手去抓,但被他们控制住了,接着,甄明又被套上了头套。

    随后,任凭甄明怎么挣扎哀求,他们都不为所动,继续朝着已定的目的地驶去。

    目的地是一幢正在施工的楼房,看上去已经停工有些日子,场地上的机器都有些生锈了。

    车子到达目的地后,停在了一个角落,阿宾率先跳下车,打开了车门,里面的兄弟将甄明推了下来。

    甄明感觉到了一股恐怖血腥的气息吹了过来,此时的他,眼前一片黑暗,他害怕自己再也见不到光明了,这种情节他太熟悉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甄明整个人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向前走。”阿宾对惊恐的甄明说了句,然后带着大家往工地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他们来到了一个狭小的房间里,里面亮着昏暗的灯光,刘辰已经在里面恭候多时了。

    刘辰见到阿宾顺利地将甄明带到了这里,满意地冲着他点点头,然后起身朝着甄明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甄明听到脚步声,哆嗦着地向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刘辰伸手揭开了套在甄明头上的黑色头套,甄明仿佛一下子恢复了光明,但当他看到眼前的刘辰时,整个人打了个寒颤,一股透心的凉意涌上了他的后脑勺。

    “甄老板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?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请甄老板过来怀旧一下,还记得吗,这是你开发的项目。”刘辰指着这栋半完工的建筑物说道。

    甄明抬头环顾一下四周,熟悉的场景在他脑海里浮现了出来,这个确实是他接手的项目,但因为其中的一些事故,被官方喊停了。

    “怀旧?我没有什么旧好怀念的。”甄明将脸转向了一侧。

    “是吗?那我今晚就帮你找找失去的记忆,七年前,在这里发生了恐怖的一幕,一个年轻寡妇的遗体在这里被发现,这个寡妇死得很惨,不但惨遭凶手的**,还被割下了**,这件事,我相信宁州县的人都听说过吧。”刘辰在甄明的面前,讲述了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惨剧。

    甄明心头遭到一阵冲击,那一晚的恐怖一幕再一次从记忆中浮现了出来,他咕噜地咽了下口水,说道:“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,我对这种故事不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刘辰见甄明死赖着脸装糊涂,继续说道:“当时的凶手有四个人,但只有三个最后被判了刑,另一个继续逍遥法外,甚至还摇身一变,成为了首富。”

    甄明这下再也装不了糊涂了,刘辰的意思非常明显,甄明立刻转过脸反驳道:“你什么意思?这事跟我有什么关系?你别污蔑人啊你,你把话说清楚了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还要说得更清楚吗?唯一一个逃过法律制裁的人,就是你甄明!”刘辰指着甄明的鼻子怒吼道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……你……你胡说八道……我……这跟我有……有什么关系……这事……这事早就有定论了好吗?”甄明心中的防线突然坍塌,他慌乱地为自己辩解,连舌头都受不了一张充满谎言的丑陋嘴巴,绕个不停,他的脸上开始冒出了豆大的汗珠,心虚地往下流淌着。

    刘辰见甄明的心绪已经被打乱,这就是他要的效果,也是对甄明讲述这个惨剧的目的,随后他缓缓地走了回去,朝着阿宾勾了勾手指,示意把甄明带到前面来。

    “跪下。”刘辰对来到自己面前的甄明说道。

    甄明一听,直接拒绝道:“我的膝盖只用来跪我的父母。”

    “跪下!”刘辰再次喊道,这次声音明显提高了许多,也带着更多的愤怒。

    甄明作为宁州县的首富,作为宁州道上的一哥,长久以来形成的骄傲和自尊,让他根本不可能会给刘辰下跪,这要是传出去了,以后在宁州不仅颜面尽失,更不用在道上混了。

    强烈的自尊心驱动下,就算是面对如此险境,甄明依然笔挺地站在那里,不肯向刘辰下跪,尤其是中午刘辰向自己下跪的那一幕还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耐心跟你在这里耗,我数到三。”刘辰举起了自己的三根手指,开始进行计数,

    “一!”

    甄明注视着刘辰,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“二!”

    甄明将脸转向了一侧,微微向上扬起,表情十分不屑。

    “三!”

    刘辰突然伸手抓起旁边的一根钢管,用力地朝着甄明的膝盖砸去,一声剧烈的闷响,瞬间传来了甄明撕心裂肺的哭嚎。

    甄明双膝遭到钢管的猛烈重击,整个人不受控制地瘫软了下来,呈下跪的姿势倒在了刘辰的面前。

    刘辰冷酷无情地双手高举着钢管,看上去要朝着甄明的头部砸去,这一钢管下去,甄明必然非死即残,连一旁的阿宾等人都不自觉地捂起了眼睛,不敢直视这惨烈的一幕。

    当钢管即将要砸到甄明的头部时,甄明本能地双手伸起来护住,随后趴在了地上,悲惨地求饶道:“别……别杀我,别杀我……”

    一开始甄明还不信刘辰有这么大的杀气,但刚才这一连串动作,将刘辰冷酷狠辣的一面展露无遗,求生的本能让甄明放下了可怜的尊严,跪在刘辰的面前求饶。

    刘辰停下了手中高速落下的钢管,但甄明的头顶还是感受到了一阵凉风,凉至他的整个后背。

    刘辰见甄明终于开始服软,将钢管扔到了一边,对着甄明毫不留颜面地命令道:“磕头!”

    甄明犹豫了半秒钟,便连着给刘辰磕头,这个时候他没有任何选择,刘辰说什么,他就得做什么,不然他今晚就要给七年前的那个可怜的冤魂陪葬了。

    刘辰怒目注视着甄明,此时的甄明和白天那嚣张跋扈的样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这非常讽刺,这些混混出身的人,到最后还是只吃拳头,在绝对力量面前,他们也不得不低头,承受当年施加给别人的痛苦。

    刘辰拿出了两份协议,扔到了甄明的面前,又抛过去一支笔,冷冷地说道:“签字。”

    甄明颤抖着双手,捡起地上的两份协议,一份是离婚协议书,一份是撤资协议。

    拿起离婚协议书看了下上面的内容,白天让林慧美修改的财产分割部分内容,确实修改了,但修改的内容却是金额从五百万提高到了五千万!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五千万也太多了吧。”甄明微微抬起头,对着刘辰说道。

    刘辰瞥了他一眼,说道:“你要是觉得你的命不值五千万,那我可以改。”

    甄明浑身颤抖了一下,整个人都被恐惧包围,尤其是这昏暗的环境,和刘辰冷酷的眼神,残忍的手段,在这个充满着暴力的空间里,他没有任何选择和谈判的余地。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